ENGLISH 中文
位置 >  首页 >  走进实验 > 
从“神舟一号”到“神舟七号”----何宇
发布时间:2014-12-05 03:10:41    浏览:2017 


        何宇,1971 年出生,河北保定人,中共党员,研究员。实验中学90 届校友。1994 年天津大学毕业后,就职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五研究院,参与“神舟一号”到“神舟七号”飞船的相关工作,曾任“神舟七号”载人飞船副总设计师。2011 年,神舟八号升空时,他是天宫一号副总设计师。现就职于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载人航天总体部,任首次载人交会对接任务载人飞船系统总指挥。何宇长期从事我国空间飞行器的研制、设计工作,2013 6 月,在天宫一号与神舟十号载人交会对接任务中,何宇担任飞船系统总指挥。

        何宇出生在河北保定,小学一年级回到家乡湖南郴州读书,到了五年级才转到天津,就读于平山道小学。何妈妈觉得,在天津上学的经历从人生观、世界观的培养上给了何宇很大的影响。我校钟国娟老师担任何宇从初三到高三4年的班主任,用钟老师的话来说,“我是看着何宇长大的”。安静、踏实又贴心,是钟老师给何宇的评价。钟老师说,刚带何宇所在的班级时着实让她费了不少工夫,由于班上转来很多外校学生,一些新同学成绩不好,对老师和同学也不够尊重,班上的气氛不太融洽。作为班长,何宇在跟这些新同学交流时既真诚又耐心,很快赢得了新同学们的信任。上世纪80 年代还没有哪个高中班委会组织同学们进行集体活动,何宇就发动同学们在天热的时候一起去游泳池游泳,过节日在班里举办小型聚会,很快班里的热情就被他调动了起来,学习成绩也比刚开学时好了许多。

        “很多孩子当班长的时候都爱指挥同学干这个干那个,但何宇从来都是身体力行。”钟老师告诉说,何宇个子虽然不高,平时话也不多,但只要一做事情就会在班里产生很好的影响力,大家也都会跟着何宇自觉起来。高三复习进入紧张阶段,任课老师因为同学们的状态不好在班里批评了大家,一时间老师和同学们的不良情绪都影响了大家的学习热情。何宇见状,组织班委在班里组织了“谈心”活动,劝导大家要体谅老师的难处。随后,又代表全班同学向钟老师承认错误,希望得到老师的谅解。钟老师说:“三年高中学习生活,班里很多的小矛盾都是在何宇的调解下顺利化解的。别看他不显山不露水,只要他发现了问题一定就能解决掉。”

        大学毕业后,何宇来到了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五研究院工,1994 年到1998 年期间,从事的是飞船辅线工作。“那时,我们的实验室一无所有,数据处理的软件没有,数据通道没有,投影系统、音响系统也没有,都得自己去集成。”当时航天城工作区正在建设中,何宇负责一项技改项目——建设故障对策实验室。当时这个实验室承担的任务之一是把“神舟一号”飞船发射的图像、声音数据在航天城演示厅播放出来。此前五院发射卫星时,星上数据基本是通过一个调制解调器传回来,没有实时图像传输。这次要把发射场发射实况和数据实时传到五院中心,在演示大厅里显示和播放出来,工作量非常。 “那时既要设计方案、集成硬件、编制处理软件等,还要在夏天顶着烈日往北京中心一天三四个来回地协调问题,去海关报关,到机场仓库提进口设备,为设备布线等。”就这样,实验室在何宇的组织下,在几个年轻人的苦干下一点点建成了,并在“神舟一号”飞控任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        何宇记忆最深的是“神舟一号”发射成功的那天。“当天我正值夜班,早上5 点多飞船落地后,大家非常高兴。之后坐车回家,我一上车立即睡着了,醒来已是下午了。因为发射前一天忙着调试线路、音频、图像、数据接收设备,和北京中心联调,一整天没合眼。发射当天,要看‘神舟一号’飞行数据,又是一天没合眼。就这样足足48 小时没睡觉,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的家。”

        此后,何宇在历次神舟的发射的工作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。